您好,欢迎访问长丰县庄墓初级中学网站! [会员登录]
教学教研  
  • 教研信息
  • 课题研究
  • 成果荟萃
  • 推荐信息  
    透过林黛玉的形象塑造看《红楼...
    做一个有爱心的教师
    个性化解读的误区
    以点带面 做大做实——关于我县...
    班班通资源在小学数学中的运用
    浅谈幼儿园早操活动的科学编排
    热点信息  
    庄墓初中英语组同课异构公开课
    透过林黛玉的形象塑造看《红楼...
    做一个有爱心的教师
    个性化解读的误区
    以点带面 做大做实——关于我县...
    班班通资源在小学数学中的运用
    浅谈幼儿园早操活动的科学编排
    联系我们  
    地址:合肥市长丰县庄墓镇
    电话:0551-66571059
    传真:0551-66571059
    邮箱:zmcz@zmcz.net
    邮编:231139
    您的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教学教研 >> 教研信息 >> 信息详情
    透过林黛玉的形象塑造看《红楼梦》的创新与突破
    【作者:网站管理员】【来源:本站原创】【阅读:1097次】【日期:2016-4-19 14:28:39】【属于:教研信息】【关闭】【打印

     [摘要]:本文旨在从作者曹雪芹塑造的女主人公林黛玉这一形象上浅析《红楼梦》的创新与突破,分析曹雪芹的《红楼梦》在文学史上的影响。《红楼梦》能够以一部作品的力量掀起“红学”、“曹学”的热潮,乃在于它深不可测的艺术魅力和文学价值。
    [关键词]:《红楼梦》 鲁迅 创新精神 林黛玉 环形结构 情感世界

    鲁迅先生在评价《红楼梦》时说:“在《红楼梦》中,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在我的眼下的宝玉,却看见的是死亡。”每个人都能从《红楼梦》中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每读一遍就会有新的体会和感受。《红楼梦》就像是一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所以,仅它一部作品就掀起了一股红潮,就是现在所称的“红学”。在关于《红楼梦》的各种评述中,各有所长,评点派、考据派、索引派等形成一个个研究派别,他们都沉浸于“红流”中,《红楼梦》对他们的意义是非凡的。《红楼梦》引发的研究热潮在中国文学史上是从来没有的,如果将研究《红楼梦》的文章和各种评书堆放在一起,甚至可以成立一所专门的图书馆了。虽然,《红楼梦》研究风风火火,但是它始终是“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朦胧而难以捉摸,无法对其下定论,也使我们在“花开易见落难寻”的惆怅中不断探索这其中的意味。这大概就是《红楼梦》之所以成为经典巨作的原因吧,让一代又一代的人为之痴迷不已。
    《红楼梦》因为传稿的不完整以及作者身世的迷离,给其自身披上了一层梦幻的外衣,(在此笔者按照普遍认为的前八十回作者是曹雪芹的观点论述下文)也因此红学家们形成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局面,但是曹雪芹创作《红楼梦》的突破和创新是公众认可的,《红楼梦》的一号女主人公林黛玉,在曹雪芹笔下是栩栩如生,她美丽有才气,她骄横却也虚弱,她有着女孩子的娇气无理,却又可以和宝玉心灵相通,她不世俗更不媚俗,她忧郁成疾,泪尽而含恨而终……她的形象深深印刻在没一个读者的脑海中,拂之不去。下面笔者即从曹雪芹塑造林黛玉这一人物上浅谈他创作《红楼梦》的突破和创新。

    一、扁平人物向圆形人物转化
    《红楼梦》的艺术成就既带有浓厚的传统风格和民族特色,又突破前人窠臼,具有鲜明的创新精神。“作者一开篇就与《山海经》神话相联系起来,《山海经》神话传说是中国传统中最本真自然的文化,在这里《红楼梦》承接的就是传统的原型文化,具有鲜明的民族文化特色”。紧接着又写到:

    历来野史,皆蹈一辙,莫如我这不借此套者,反倒新奇别致,不过只取其事体情理罢了,又何必拘拘于朝代年纪哉!再者,市井俗人,喜看理治之书者甚少,爱适趣闲闻者特多。历来野史,或讪谤君相,或贬人妻女,奸淫凶恶,不可胜数。至若佳人才子等书,则又千部共出一套,且其中终不能不涉于淫滥,以致满纸潘安、子建、西子、文君,不过作者要写出自己的那两首情诗艳赋来,故假拟出男女两人名姓,又必旁出一小人其间拨乱,亦如剧中之小丑然。

    在此,曹雪芹猛烈抨击了以前那些从内容到形式都是陈陈相因的平庸滥造之作,声明不仅其题材内容“悉与前人传述不同”,艺术形式也“不借此套”,原文后面还说立意要“令世人换新眼目”,而我们细细品味《红楼梦》中的人物形象的塑造也确实可以看出作者在努力的不落俗套,努力地超越传统的“偏见”。
    鲁迅一针见血地指出:“至于说到《红楼梦》的价值,可是在中国底小说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其要点在敢于如实描写,并无讳饰,和从前的小说叙好人完全是好,坏人完全是坏的,大不相同,所以其中所叙述人物,都是真的人物。总之,自有《红楼梦》出来以后,传统的思想和写法都打破了。” “好人全好,坏人全坏”,是完全符合传统中国百姓的审美观念和审美趣味的,譬如,《三国志演义》作为我国第一部章回体小说,它“在塑造人物性格上,努力突出甚至夸大人物的主要性格,而忽略舍弃了人物的次要性格特征,塑造出了一系列的典型人物,人物性格类型化、单一化”,有奸诈的曹操、仁爱的刘备、聪明绝顶的诸葛亮……这些人物不是鲁迅先生口中的“真的人物”,而是具有一定的夸张性和理想化的色彩,是经不起生活真实的检验的。再如,《水浒传》中,所有的英雄人物都是没有情欲的或者情欲在英雄人物心中是被贬低的,坚持的两大理念是“造反有理”和“情欲有罪”,塑造出的英雄除了暴力崇拜以外,缺乏“真的人物”所具有的秉性。虽然,《三国志演义》和《水浒传》在文学批评的角度上看,是毋庸置疑的杰出作品,但是在文化价值观的角度上看,是推崇暴力美学的,杀人事件符合忠义却不合乎法理,与此相反,《红楼梦》反映的是相对健康的心理。林黛玉在《红楼梦》中是典型的小女子形象,但是又少了世俗的眼光,她有美貌又很任性,她有才气又很小家子气,她有率性又很悲郁……这是在我们现实生活中鲜活的小女子形象,是“真的人物”,性格多样化、复杂化,除了黛玉以外,读者均可看出,在《红楼梦》里的每一个人物的性格形象都是鲜明而又复杂的,这也是人类心理结构复杂的反映。人物从扁平人物向圆形人物的转化,是曹雪芹在人物塑造上的一大突破和创新。
    但是,从鲁迅先生的观点上看,如果说《红楼梦》并无讳饰,是不够全面,因为秦可卿的死亡成为一个谜,就是因为曹雪芹有所避讳而删除了一些内容所造成的,而且《红楼梦》的创作也正是吸取了《三国志演义》、《水浒传》、《金瓶梅》以及明末清初的世态人情小说的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才得以恢弘伟大的。

    二、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林妹妹”
    《红楼梦》与希腊史诗相似,它的魅力,它的美感源泉,不仅在于它折射了某种社会发展形态和阐发了多少哲学理念,更在于它向我们呈现了一群精彩绝伦的诗意生命。《红楼梦》里的重要人物,曹雪芹曾有原稿“情榜”中,都给他们下过“判词”,比如:晴雯的“判词”是个“勇”字;柳湘莲的“判词”是个“冷”字;紫鹃是个“慧”字;湘云是个“憨”字;探春是个“敏”字;香菱是个“呆”字;迎春是个“懦”字;宝玉是个“情”字……每个人的性格特征都很明显,恰如其分,不可改易。在呈现这些鲜活生命的时候,心理描写被作者巧妙地运用来展示人物的性格形象特征。《红楼梦》牢牢把握人物的心理活动,对每一个人物的内心做出无微不至的跟踪,愈读愈发现它剖析的透彻,表现得细腻,点拨得惊人。可以不断地“温故而知新”,凭这一点,《红楼梦》就会越来越受人们的喜爱和关注。“《红楼梦》的创作手法是最接近现代长篇小说的写作手法的,可以说是是我国第一部诉诸视觉的长篇小说,曹雪芹不满足于“话本”、“词话”等形式,也不满足于《水浒传》里面的那种“十分光”的心理描写,他要在写人物的颦笑里突出性格,使人物从话语口气中显现出心灵深处的思想感情来,使人物从书本里走到读者面前来。”
    在刻画林黛玉的性格形象的时候,通过直接的内心独白和间接的心理描写相结合的方式,揭示人物隐秘的内心活动或者潜意识。作者在小说中用大量的篇幅多次写到宝玉黛玉他们结社吟诗诵词,就是一种通过人物所作的诗词来反映人物心里的微妙变化。如黛玉作的《葬花词》: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粘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着处,手把花锄出绣帘,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哪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初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已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煞葬花人,独把花锄偷洒泪,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侬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
    昨宵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侬此日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坯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赞同

    一句“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讲得好不凄惨,好不悲痛,好不让人饮恨吞声。整首词不禁使人悲怆涌起,黯然神伤,此外,还有《秋窗风雨夕词》等一系列诗词作品就把黛玉这个人物对周遭环境的极度敏感,思想情感的深沉丰富的细致变化,形象而又含蓄的展示出来了,成为黛玉“忧郁感伤”的气质形象的一大塑造工具,这些诗词就是黛玉内心活动的一种间接独白,为我们把握理解黛玉这一人物提供了十分重要的脉络线索。另外一种间接的心理描写的手法,是指在人物对话或者人物神态描写中,隐藏许多“潜台词”,不直接道明,而是让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不断调动主动联想来感受人物的内心,补充人物的内心心理,这种补充也会因为读者的形色各异而多姿多彩,可谓是“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林妹妹”。比如,在《红楼梦》二十九回里,众人在谈论一块麒麟,贾母说好像看见过谁家孩子也有这么一个,薛宝钗回答说史大妹妹有,当探春赞叹宝钗“有心,记性好”的时候,黛玉冷笑道:“他在别的上还有限,惟有这些人带的东西上越发留心。”这句话明显是在说薛宝钗很有城府,更带有黛玉心里对宝钗的妒意,而宝钗的表现是装作没听见。这到底说明了林黛玉的小鸡肚肠而宝钗心胸大度,还是说明了林黛玉直率无心机城府而宝钗城府极深呢?想必不同的读者就会有不同的解读,有的偏向黛玉,有的偏向宝钗,这就是争议所在,而且作者引发这样的争议是很高明的。这种间接的心理刻画手法,取到了“和盘托出,不如使人想象于无穷也”的效果。这类描写和其他的描写互为补充,从而使人物具体生动的形象和细腻复杂的心理相融合,有藏有露,虚实相生,值得读者不断的玩味感受。

    三、线性结构向环形结构过渡
    林黛玉泪尽而终的悲剧命运在读者看来毫不意外,在于小说第五回就通过宝玉“游幻境指迷十二钗”来道出了人物的最终结局,这其中对黛玉命运的预测是:“可叹停机德,谁怜咏絮才,玉林中挂带。”在《枉凝眉》中写道:“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秋流到冬,春流到夏。”因为有木石前盟,还泪就是林黛玉终身的“事业”,其悲剧宿命不可避免。《红楼梦》第五回的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又副册,实际上是一套“推背图”的图谶形式。小说人物最终的命运是与其相呼应的,使小说蕴含着浓重的宿命色彩。这一种“环形结构”的写法也是作者曹雪芹对人物塑造手法上的创新。《水浒传》是一种直线叙事的手法,一个人物接着一个人物,甚至每个人物是相互独立存在的,增加或者删除一些人物对于整篇文本似乎没有影响,这种直线结构可以永无止境地写下去,而没有终点,不断向前,因此,人物的塑造上是集中式的,某个人物形象通过几回密集的叙述而完成,这样人物在作者笔下的生命是极其短暂的。《西游记》的结构也是线性的,只要换一个“妖怪”就可以写上一回,开头和结尾是由一系列的“妖怪”连接的,只要“妖怪”足够多,小说的篇幅就可以无限的增大,可是却没有实质性的意义,只是不断地重复又重复。和《水浒传》、《西游记》相比,《红楼梦》就更胜一筹了,它采用预言与应验、呼与应的模式实现了小说的内在结构的有机性。小说既然是记录人的生命历程的,人物遭际便是关注的焦点。这种以谶诗预示人物的命运遭际的艺术手法被《红楼梦》多层次多形式地巧妙的运用,似乎宿命紧紧笼罩在《红楼梦》中的每一个人物的天空中,紧紧笼罩在大观园里,这种技巧实现了小说宏大而复杂的脉络结构。

    四、悲剧中的悲剧
    在阅读《红楼梦》时,由于其中人物的数量极其庞大,读者便会忍不住将每个人物进行性格对照,以便更好地掌握人物的性格特征。我们会发现,曹雪芹将人物性格对照的方法运用的如火纯情。林黛玉的性格特点是要强,心直口快,真情任性,朴素坦白,率性而为,从不兜圈子、使手腕,完全站在市侩主义相反的那一面。同时,作者也着力写宝钗、晴雯,宝钗表面顺从内心要强,和黛玉相反,性格温驯,处世能力强,符合典型的封建淑女的形象标准。晴雯是和黛玉一样,心直口快,真情任性,从不兜圈子使手腕,从来不巴结宝玉,从来不向宝玉作政治进攻。晴雯和黛玉在本质上是一个,这一个要强、真情任性、直率、朴素的性格,套上了丫头的身份,就是晴雯了,套上了小姐的身份,便是黛玉了。写一个共同的本质,在不同的身份地位中就呈现出不同的姿态。将黛玉和宝钗对比,是同等身份相反性格的对照;将黛玉和晴雯对比,是尊卑身份相同性格的对照。曹雪芹将人物性格对照手法多角度多方式地应用,使人物跃然纸上,果真是“书中自有颜如玉”。
    林黛玉作为《红楼梦》的第一女主人公,也算是中国文学史上的第一女主人公,带有中华民族文化长长的投影,凝聚着中华文化的精粹。黛玉的悲剧源于爱情,宝黛之间的爱情一直都被人争论着,许多人用灵与肉的关系的评述宝黛的爱情,宝黛的恋爱主要体现在精神上的共鸣的,他们有着共同的生活志趣和共同的生活理念,对于世俗功名都是不屑的,拥有共同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只求一个“爱”字,贫富贵贱,兴衰际遇,不闻不问,两个人在精神上拥有的共鸣产生了纯洁而又世俗的爱情。而宝黛爱情最终落得个“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的大悲剧,打破了中国小说的大团圆结局的俗套。在中国文学史上,杂居戏曲以及传奇小说绝大部分都是遵循着大团圆的模式,符合百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道德意识和审美趣味,即使是梁山伯与祝英台那样两相亡的悲惨下场,结局也要以“化蝶”来美化悲剧,体现一种完满,然而,这只是在讲说故事的期间很好的抚平了观众心里不平的情绪而已,不断地给市井人民灌以希望,这也是讲故事需要的取悦观众的技巧。
    相比之下,曹雪芹一反过去的说小说,取而代之的是写小说,他一点也不掩饰自己是在写书,而不是在说书,在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出作者“总是在有意无意地舍弃章回小说的形式,只是为了照顾读者的习惯,才勉强运用章回体,从回目标题以及每回的解题诗和结尾诗来看,《红楼梦》是不受章回体例的限制,回目只是为了便于提及情节而设的,曹雪芹不但不重视章回体的写作形式,而且在渐渐摆脱该形式”,如第二十回结束语把“且听下回”的“回”字改成“册”,像这样把“下回”改为“下册”的还有很多回,另外,还有好多回的结尾把“且听”改为“且看”,甚至直接省去这些俗套的,因此,作者面对的是读者而不是听众,这样就为悲剧创造了更好地环境。曹雪芹的悲剧意识和悲剧眼光令人佩服,是他的又一大突破,悲剧也更有深思意味,使中国文学保有了一部悲剧下场的小说,而且这悲剧不同于西方的命运悲剧、社会悲剧、道德悲剧、伦理悲剧等等,而是悲剧中的悲剧,“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五、结语
    曹雪芹发现了“感情的宇宙,感情的天地,感情的海洋,化生出感情的肉体来”。感情是长期社会生活的产物,它伴随着意志、权利、利益、相互支配、相互接受、相互了解而产生。随着社会的发展,它又和金钱、商品等变化而发生变化……在人类生活的环境中,到处都充满着人情世故,人际关机超过了其他一切关系,在这样没有止境无可排遣的交接中,人们便以情感的内耗和人性的失落作为支付的代价。在这样一种境况下,真挚而纯洁的感情似乎就是一种奢侈品,宝玉和黛玉之间的灵魂交流为人们所向往而不实存,《红楼梦》营造的爱情在现在看来就是一个巨大的幻梦吧,这个幻梦是新的,这个幻梦引人深思……

    上一信息:多项国标助推建材行业创新升级 下一信息:做一个有爱心的教师
    网站首页|学校概况|新闻动态|校务公开|教学教研|社团园地|校园安全|德育之窗|学习交流
    Copyright © Zmcz.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长丰县庄墓初级中学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丰县庄墓镇   电话:0551-66571059   传真:0551-66571059   邮编:231139
    技术支持:老鼠设计工作室    皖ICP备09025697号